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日报 » 鄂中有鳄——一名退伍军人和十万条鳄鱼的故事

鄂中有鳄——一名退伍军人和十万条鳄鱼的故事

湖北日报

鄂中有鳄——一名退伍军人和十万条鳄鱼的故事

白条鸡是鳄鱼的美食。

鄂中有鳄——一名退伍军人和十万条鳄鱼的故事

基地鱼池养有甲鱼和乌龟。

鄂中有鳄——一名退伍军人和十万条鳄鱼的故事

温棚内的鳄鱼。

文/图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汪训前 通讯员 李乐添

湖北古称鄂,与鳄鱼谐音。

鳄鱼,是迄今发现活着的最原始动物之一,与早已灭绝的恐龙同时代,在地球上已生存两亿多年。这一性情凶猛的动物,张开尖利牙齿,身披坚硬鳞甲,令人生畏。

但在出生于孝感农村的退伍军人杨志华眼中,鳄鱼浑身是宝,极具生态、科研、经济价值。20年如一日,杨志华矢志鳄鱼人工养殖与开发利用,书写传奇故事。

68个温棚存池2万多条鳄鱼

6月17日,在孝感市孝南区卧龙乡孝福村,湖北东方鳄生物科技公司特种养殖基地一排排温室大棚一字展开,一口口鱼池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

“开饭啦!”上午10时许,饲养员拿着竹竿在地上一阵猛磕,发出“咚咚咚”声响,随即扔出一只只处理好的白条鸡架子,鳄鱼听到熟悉的信号声,纷纷从水中爬上岸,争抢食物。

看到体型庞大的鳄鱼张开嘴相互撕咬鸡架子,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不免有些心惊。“温室大棚加装了防护设施,安全得很。”公司董事长杨志华打消了记者的顾虑。

成天与鳄鱼打交道,杨志华对它的生活习性了如指掌。“鳄鱼是冷血的卵生爬行动物,主要以鱼类、水禽、野兔、蛙等为食,属肉食性动物。”杨志华说,别看鳄鱼个头大,但食量并不大,一条鳄鱼平均一天喂食8两左右。由于鳄鱼没有胃,所以它喜欢张开大嘴晒太阳,以吸收热量帮助消化。

据介绍,基地现已建有工厂化智能养鳄温棚68个,温棚面积47600平方米,商品鳄养殖能力30万条,现有存池2万多条,主要为尼罗鳄、暹罗鳄、湾鳄三种国家允许经营利用的鳄鱼品种。同时,基地鱼池放养15万只龟类、10万只鳖类、10万尾四大家鱼。

“基地鳄鱼养殖规模在国内位居前列。”杨志华介绍,公司获得林业部门和水产部门颁发的鳄鱼人工繁育许可证和经营利用许可证,是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东方鳄公司采用工厂化智能温棚,实施阳光照射、集中供氧、中央供暖、可控温度、水质过滤消毒、循环利用等生产流程,水温控制在32℃-34℃,是鳄鱼最适宜的生存环境。公司自主编撰的《鳄鱼温棚工厂化养殖技术规范》,经相关部门批准,成为我国首部鳄鱼养殖技术标准。

退伍军人心仪鳄鱼产业

杨志华结缘鳄鱼,充满传奇色彩。

1993年,杨志华参军入伍,从孝感农村来到武警海南省总队,由于表现优异,他被作为技术骨干进行培养,入伍一年后,便被选送到武警广州警犬学校学习,期间因表现突出,被再次选送到华南农业大学畜牧系进修,由此跟养殖业结下不解之缘。

杨志华于1996年退伍后,干过保安,开过快餐店,种植过辣椒,还开过宠物店,做过贸易,一波三折中慢慢积累了第一桶金。其间,他结识了一位美籍华人,发现鳄鱼、龟、鳖等特种动物养殖前景广阔,从此迈进特种水产养殖行业。

2003年,杨志华在广州顺德注册、建设美国七彩种龟繁殖基地。2004年,他又在浙江杭州成立特种水产苗种销售中心,在全国建立销售网络。2007年,受家乡孝感市政府邀请,他毅然返乡创业,正式从事鳄鱼产业。

自助者往往天助。当时,省内两家鳄鱼场由于经营困难,对外出售种鳄,面对天赐的机缘,杨志华果断出手,花重金全部收购。之后,以这批种鳄为基础,在海南建立孵化基地。

如今,公司除了孝感基地外,在海南省陵水县建有一个鳄鱼繁殖基地,育有种鳄4000尾。“目前,两个基地存池鳄鱼总共10万多条。”杨志华说,为了开发鳄鱼产品,公司在武汉和广州成立两大研发和运营中心,系列产品源源不断地走向市场。

前景广阔 道路依然曲折

鳄鱼皮鞋、皮包、皮带、精油、面膜、蛋白肽……记者在公司产品展示厅看到,各种鳄鱼衍生品琳琅满目。

“鳄鱼饲养成本高,开发出的衍生产品自然金贵。”杨志华说,市场上普通的鳄鱼皮包动则几千元,贵的以万元为单位。

鳄鱼全身都是宝。肉可以食用,骨头与血有保健功能,皮可以制皮具。

目前,公司先后与武汉大学郑正炯教授团队和正大公司等签订合作协议,进行鳄鱼精深加工产品的全面开发,已向市场推出鳄鱼蛋白肽、鳄鱼骨胶原螯合钙和鳄鱼精油三大系列的50多种产品,涵盖营养品、保健食品、化妆品、生物药品和皮鞣制品等。同时,公司取得4项发明专利权,获批7项企业标准。2017年10月,公司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杨志华拿出一盒鳄鱼蛋白肽产品告诉记者,对鳄鱼产业他规划分三步走,逐步打造鳄鱼王国:建基地,实现鳄鱼人工规模化养殖;粗加工,销售鳄鱼皮、肉、骨等初级产品,谋求与大资本合作;深加工,研发鳄鱼为原料的皮制品、化妆品和生物制品,实现科技创新,兼顾三产融合发展。

迈向远大目标的路途并不平坦。记者了解到,孝感基地2019年营收达到最高峰8000万元后,受种种因素影响,开始下滑。去年营收只有3000多万元,当中大部分是鱼池中混养龟鳖的收入。

分析原因,杨志华称,一是生产与加工成本过高,二是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人们还没有完全接受鳄鱼的生物制品功能;同时生物制品受政策影响较大。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遇到两拨来自西安和北京的销售商正与东方鳄公司洽谈合作事宜,其中有一位网红达人。

“拥抱网络平台,利用短视频自媒体,突破传统营销和推广模式,通过线上引流扩大市场销售。”杨志华说,今年公司在武汉成立新媒体运营中心,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管理布局,让客户近距离了解和接受鳄鱼优良品质。

【纠错】编辑:杨威

2022-06-2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