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日报 »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湖北日报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7月10日,鸟瞰建设中的黄冈市临空经济区。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7月11日,员工在湖北安一辰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无尘车间赶制订单。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7月10日,建设中的燕矶长江大桥。    (本版图片均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薛婷 摄)

筑路苍穹|革命老区 借“机”起飞

棋盘洲长江大桥进一步加强了黄石黄冈两地的联系。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泉 刘毅 通讯员 刘敏 方俊 李梦瑶

一座货物吞吐量达到200万吨以上的门户机场,会给周边城市带来什么?

鄂州花湖机场,从建设到通航,每一步都聚焦着中国乃至世界的目光。

黄冈是革命老区,毗邻机场,有着发展临空经济的广阔腹地。几年来,肩负使命的黄冈人大胆谋划,一座现代临空新城已初具雏形。

投入300亿元建配套设施

“最近刚出台的一份审计报告显示,仅核心区25平方公里区域内,基础设施投入已达120亿元,加上周边配套设施,黄冈市临空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已达300亿元。”6月24日,黄冈市临空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夏国民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对临空区范围内的基础设施,他如数家珍——

1个口岸——武汉新港唐家渡国家一类水运口岸;2座大桥——鄂黄长江大桥、燕矶长江大桥;3个高铁站——黄冈站、黄冈东站、黄冈西站;3条高速公路——黄咸高速、武鄂高速、大广高速;3家医院——大别山医疗中心、黄冈市中医院、黄冈市疾控中心……

夏国民用这些数字,勾勒出黄冈市临空经济区的筋骨脉络。

“花湖机场如神来之笔,正好点在黄鄂黄三座城市的中心地带,将成为以武鄂黄黄为核心的武汉都市圈的重要引擎。未来,这里的临空产业产值有望突破万亿、聚集人口过千万。孟菲斯国际机场已为我们提供了生动例证。”管委会主任段汉国展望。

产业加快布局项目落子成势

6月23日,黄冈智慧农博城项目建设现场,413亩的工地上,10多台大型桩机紧张施工,推土机往来穿梭。

该项目总投资19亿元,建成后将成为鄂东地区唯一的一级批发市场。一期项目22万平方米的商铺,将在明年6月试营业。

“目前我们已在山东、江浙等地招引一级批发商30多家。”农博城总经理吴朝松介绍,“之所以选择落户黄冈市临空经济区,花湖机场是主导因素,它可帮我们实现‘买全球卖全球’。”

离农博城不远,是黄冈智慧冷链物流基地(顺丰冷运中心)。该项目由顺丰集团、三峡银岭冷链物流公司及黄冈白潭湖投资公司共同出资建设,总投资13亿元,明年4月即可建成投用。

此外,顺丰培训中心、顺丰生活配套中心建设也进入收官阶段。

依托临空物流和现代服务概念,黄冈市临空经济区正全力推进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今年招引的联投千方、杭州快驰两个网络货运项目均已开始运营,拿到了黄冈市第一张网络货运牌照,开出了第一张网络货运发票,实现了黄冈市第一家网络货运企业进规上限。智慧农博城、三峡银岭冷链物流基地等6个重大项目开工建设,5个项目投产。这些项目都是典型的服务于花湖机场的项目。”黄冈市临空经济区招商和投资促进中心主任尹瑞介绍。

从浠水县散花跨江合作示范区工业园出发,经黄石长江大桥,约20分钟可到花湖机场,湖北天之元科技有限公司就坐落在这里。这家生产包装材料的企业,是顺丰、京东、申通等国内头部快递企业的包装材料供应商。

“花湖机场开通运营后,快递业务将井喷,极大拉动我们产品销量。”该公司质量负责人熊涛说。为应对机场通航带来的产品需求增量,公司启动了二期、三期项目,其中二期正边安装设备边生产,三期预计7月份投产。

崛起铁水公空综合交通体系

站在长崃(浠水)新材料码头项目建设现场,一派火热的施工场景:大堤内,8个5000吨级的高桩码头已见雏形;大堤外,两条6公里长的全封闭运输廊道正在加紧建设。该项目总投资17.6亿元,预计年底前投入运营。

站在码头现场,浠水县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冯广青扬起手:“看,江心就是戴家洲,对面是燕矶长江大桥,前右方是花湖机场。”

围绕对岸的花湖机场,浠水县疏浚了戴圆航道,建设了长崃新材料码头,配套谋划了兰溪疏港铁路、巴河疏港铁路2条货运铁路线。下游不远处,G347一级公路控制性工程兰溪特大桥桥墩已长出水面3米多高,预计明年底合龙。

G347全长43公里,是贯通整个黄冈临空经济区的一条主要通道,向北连接江北快速路,向东与麻阳高速相连。目前,G347浠水县临空经济区核心兰溪段正在建设中,工期为3年。下一步,将向南打通25公里至散花,向北打通10公里到巴河。

“我们还在戴家洲下游谋划了一条过江通道,与武汉到机场的快速线连接。目前,该项目已被列入花湖机场临空经济区总体规划(征求意见稿)。”冯广青在平板电脑上两指一划,一幅完整的铁水公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图呈现在眼前。

三条过江通道链接新机遇

鄂东三市,黄冈独在江北。举水在西,又挡去汉之路。巍巍大别山下,江河湖泊环绕,黄冈如何抓住花湖机场带来的机遇?

“人享其行、货畅其流”是基础。据此,一系列有关“桥”的布局在黄冈落子——

3月17日,省交通运输厅批复燕矶长江大桥跨江主塔及锚碇施工图设计,吹响开工号角。中铁大桥局和中交二航局两支建桥“梦之队”一北一南,同时投入战斗。

5月1日,鄂黄长江大桥9座以下客车免费通行。近20年的收费历史终于改写,两地居民从此“惠”通往来。

目前,鄂黄第三过江通道已开展项目前期研究工作。

过江“免费”,通行车辆与日俱增

“换换口味,消费不贵。”7月以来,鄂州人小王已经是第三次过江到黄冈吃饭了。

据统计,5月鄂黄长江大桥免费通行的9座以下客车共23.8万台,日均8862台。而6月免费车流量超过30万,日均增至10285台,环比增长16.1%。湖北交投鄂黄大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今年计划再改造两条ETC专用通道,加快通行速度,满足日益增长的车辆通行需求。

鄂黄大桥连接黄冈和鄂州两地城区,自2002年通车以来,已双向收费20年,市民开车往返一趟需交30元过桥费。

2022年1月黄冈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公开承诺,推动鄂黄大桥9座及以下客车免费通行。经过紧锣密鼓磋商,黄冈、鄂州两地和湖北交投集团共同承担一型客车通行费,湖北交投集团承担公交车辆通行费,开启了黄鄂两地免费交通往来的新时代。

“两地穿行的车辆越来越多,这钱花得值。”黄冈市交通运输局局长孙迎松说:“7月,旅客可以乘坐专线公交,在黄冈城区和花湖机场之间快速往来。我们还正在黄冈选址建造候机厅。”

10分钟从机场抵黄冈临空区

车过鄂黄大桥,沿S235省道往东7公里,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来到燕矶长江大桥南塔主墩桩基工地。

4台旋挖钻机正同时作业。“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旋挖钻机,有了它,才能在复杂的襄广地质断裂带钻出76米深的桩孔,让56根桩基能在7月底江水上涨前完工。”中交二航局燕矶大桥三标项目部经理黄忠满说,截至7月8日,桩基已完成40根,“南锚碇基坑也已开挖,正全力抢抓工期。”

“为确保长江安全度汛,项目部加大铣槽机等工程机械和人力投入,同时使用了疏齿板等创新工艺,北锚碇地连墙施工仅用时90天。更重要的是,黄冈市在征地拆迁、施工环境、综合协调方面保障到位,让我们可以全力施展。”燕矶大桥二标项目部办公室负责人蔡武说。

燕矶长江大桥是目前世界上跨度最大的双层四主缆悬索桥,总投资137亿元,建设规模大,结构体系新,施工难点多。交投燕矶长江大桥有限公司总经理关爱军说,“我们和施工方密切合作,狠抓投资进度,后期还将加大智能一体化筑塔机、双层预制梁同步架桥机等高精尖设备的使用,力争在2025年底全线通车。”大桥建成后,车辆从花湖机场出发,一路畅行,10分钟可达黄冈临空经济区。

第三条过江通道提上议程

燕矶大桥鏖战正酣,鄂黄第三条过江通道又提上议程。

谋划中的第三通道连接黄冈和鄂州两市,北岸位于黄冈市黄州区城西片区,南岸位于鄂州市临江乡,远端对接高新大道,联通武汉光谷,建成后将大大加强黄冈中心城区与鄂州、武汉的交通联系。

第三通道还是新建武汉至黄冈市域(郊)铁路的重点控制性工程,助力黄冈承接武汉光谷产业转移,促进武汉都市圈加快人员、技术、资金等各种生产要素的流动。

目前,项目已纳入了国家发改委《长江干线过江通道布局规划(2020-2035年)》,黄冈已组织设计单位开展项目前期研究。

鄂东大地,江河纵横,湖泊密布。建好桥,用好桥,将有利于最大限度发挥花湖机场功能,促进周边经济发展。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毅

通讯员 田小勇 葛利龙 赵旭光

【纠错】编辑:李琛

2022-07-1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