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日报 » 三伏天机器“换”人战高温

三伏天机器“换”人战高温

湖北日报

入伏,武汉进入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连日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探访烈日下的劳动者,意外发现阵阵清凉——

跑完快递,小哥到驿站吃块冰西瓜,惬意!

天河机场,停机坪机务人员穿上“冰背心”;

盾构机装上空调,扫小区用上机器人,沙湖清漂用上无人船……

清凉的背后,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生动实践,让烈日下的劳动者拥有更舒适的工作环境。

清凉的背后,是科技创新带来的技术红利,机器辅助战高温、机器代人战高温,事半功倍。

“睫毛上沾满汗珠,一口气喝下5斤水……”在张扬劳动美、奉献伟大的同时,也请为科技进步带来的美好生活点赞。

三伏天机器“换”人战高温

7月22日 ,沙湖湖面上,无人清漂船正在自动作业,24小时运行。

抹灰机器人“以一抵十”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源 通讯员 黄轶 汪航能

涂抹砂浆、刮平墙面……建筑工地里,墙面“抹灰”是工人师傅的一项重要任务。夏日作业,闷热无比。

7月26日,在汉央企中国一冶位于青山区的武东还建房项目工地,一台机器人正在进行抹灰试验。未来,它将承担起建筑工程中的抹灰工序,把工人从繁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武东村还建地块建设项目是青山区北湖产业生态新城规划的白玉蓝城片区首个开工的民生类项目,也是该区最大的还建房项目。

建筑体量大,意味着工程量大。项目部一方面加派人手加速推进各类工序,另一方面与高校合作研发智能装备以减轻工人负担。

试验现场,操作员按下遥控器,机器臂“上下翻飞”。不多时,一面试验墙上,水泥灰浆已涂抹均匀。

一冶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台抹灰机器人由公司与武汉科技大学联合研发,通过将机械装置与测量技术、自动控制技术相结合,实现优质、高效地进行墙面抹灰施工。

武汉科技大学机械自动化学院机械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王越介绍,团队2年前启动“抹灰机器人”研发,样机已迭代至第三代。“抹灰工人一天可完成20平方米墙面涂抹,而抹灰机器人的设计指标,是在一个小时完成100平方米抹灰施工,此外还具备自动测量、自动找平、自动移动、远程控制等功能。”王越说,试验样机目前具备纵向3.2米、横向2米的涂抹能力,团队还为其申请了近10项专利。

“目前还需解决的问题是涂抹的质量和操作的便利性。”王越说,抹灰机器人还处于试验阶段,通过收集数据,研发团队将对机器人持续升级。未来,该机器人不仅将出现在中国一冶更多建筑工地上,还有望通过科研成果转化渠道走向市场。

盾构机里装空调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成熔兴 通讯员 董瑶 黎子宁

7月22日,下午2时,武汉室外阳光正毒。在和平大道南延工程地下54米处,盾构机“和平号”施工正酣。

该隧道全长3042.5米,是国内首条双向6车道的单洞双层公路隧道、内陆地区最大单管双层盾构隧道。因处于施工关键期,武汉城建集团、中铁十四局400余名建设者24小时连续施工。

“别看这里终年不见阳光,气温却与室外差不多。”中铁十四局和平大道南延项目总机械师徐树量介绍,“和平号”已在地底掘进了470环(约930米),作业区里刀盘摩擦石块、机器设备运转所产生的热量集聚,导致温度无论白天黑夜都在35℃左右。

为了通风降温,项目部沿隧道布设安装了6台大功率的鼓风机,每小时可将1800立方米的新鲜空气通过管道接力送往“前线”。同时,这台总造价高达4亿元的盾构机,还设计建造了一间操作室和四五间休息室,均配有空调。“工人累了热了,随时可以钻进去享受清凉,我们还定期送来冰块、咸汽水以及各类防暑降温药物。”徐树量说。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操作室占地约七八平方米,相当于盾构机的“驾驶舱”。门一关,噪音和热浪全部隔绝在外。在这样清凉、安静的小环境里,盾构机“机长”张喜奎双眼紧盯显示屏,正控制着整个盾构机的走向。他手头操作着鼠标和各式按键、旋钮,相当于汽车的油门和方向盘。“盾构机行进的大方向由电脑控制,我再根据经验进行人工微调。”同时,张喜奎还要通过显示屏上的16路视频信号,时刻监控着整个工地各个生产环节。

武汉城建集团和平大道南延线项目负责人叶青介绍,目前该工程已完成盾构掘进930米,接近总掘进量的70%,力争10月完成隧道掘进工作。

热干面机器人“真香”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畅

通讯员 王凤娟 实习生 赖家红

“浓香扑鼻。”打开手机微信,扫码、付费,等待50秒,一份热气腾腾的红油热干面自动推出。

7月24日中午,江汉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员工食堂,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体验了首台汉产热干面机器人端出的“杰作”。

传输、煮面、装碗、配料……机械手灵活抓取,全部在机器人内部自动封闭式完成,1分钟内同时煮两碗面。这台机器人占地约1平方米,一袋袋封装好的新鲜面条装进内部冷藏室,由机器自动识别拆封。一次可备料360袋。

热干面是武汉美食名片。然而,大热天,炉火前,师傅挥汗如雨煮面,非常辛苦却不能保证卫生。

武汉宽途科技公司总经理王刚投资40多万元,生产出首台热干面机模型样机,又重又笨,且故障率高,烧一锅水要2个小时。

无奈之下,他四处打听,找到了江汉大学研发智能机器人的左治江教授。

重新设计图纸,利用摄像头的视觉识别系统让机器人对每个动作自动编程;分区管理,内部安装各类大小机械臂,比人工取面还精准,体积也缩小了一半。

曾获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的武汉华夏精冲科技公司董事长蒋成东品尝后连连称好,表示高端制造生产线将随时作好批量生产准备,每月可轻松生产数千台。

闻讯而来的蔡林记送来面条,芝麻酱、萝卜丁和各种调料,30个店长现场品尝调试。“比我煮的还地道。”汉阳区的店长张宇说。

“地铁、医院、学校,人流量大的地点都可摆放,特别适合上班族,每个成本不过数万元。”蔡林记相关负责人表示,利用这种机器人,计划打造一批无人热干面小店,一个员工可负责几个街区,只需配好热干面和调料,其他工序全由机器完成,还能自动收款和财务记账。

三伏天机器“换”人战高温

湖北机场集团航空物流有限公司装卸员为国际航班装载货物。 (湖北机场集团供图)

“冰背心”有点凉,空调衣在路上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源 通讯员 张蒙 张祥

“顺丰航空O37201航班即将进港,请装卸小队做好接机准备。”

7月25日6时,武汉天河国际机场C3国际货站,湖北机场集团航空物流有限公司货邮保障室副主管宋正强一声令下,监装监卸员熊许旭和同事们立刻集结,前往停机坪。

时值盛夏,停机坪的最高温度超过60摄氏度。出于疫情防控需要,装卸员在保障国际航班和国内中高风险地区航班时,还必须穿着防护服,佩戴N95口罩、面屏和手套。

“人就像在蒸笼里,非常难受。”熊许旭说。穿上防护服不到10分钟,全身衣物就会被汗水浸湿。完成装卸任务后,体重会因为脱水减轻2到3斤。

宋正强介绍,货邮保障室共有200多名员工。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有30人主动申请加入“红区”突击队,服务特殊航班,按照“工作14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7天”模式“连轴转”。

带空调的值班岗亭、品类齐全的防暑降温药品和饮品……入夏以来,湖北机场集团和航空物流有限公司想方设法上马各类防暑降温措施。

“得知有‘冰背心’这种装备后,立即购买了50套。”宋正强说。其中30套用于国际航班保障、20套用于国内航班保障。

所谓“冰背心”,是指将凝胶相变蓄冷材料在冰箱冷冻室中冻成冰砖,放置于工作马甲的口袋中。“冰砖”缓慢释放冷气,在人体和防护服之间形成低温带。“冰背心”最多可携带6块冰砖,虽然负重有所增加,但确实清凉了不少。

熊许旭介绍,“冰背心”可持续“制冷”近1个小时,对于保障窄体货机基本够用,但保障波音747、777,以及空客330这样的宽体机时,装卸员往往要连续工作3到5个小时,“冰背心”无法“打满全场”。

据悉,机场集团已订购一批集成风扇的“空调衣”,到货后将分派给重点保障岗位工作人员,让他们在高温下也能拥有相对清凉的工作环境。

三伏天机器“换”人战高温

唐家墩街万科汉口传奇唐樾小区内,工作人员驾驶着马路扫地车对小区路面进行清扫。

扫地车载着保洁员“遛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洁 通讯员 查小兰

“不用拎扫把,握着方向盘就行。车上还有风扇,比之前凉快多了。” 7月22日,室外37度高温,武汉江汉区唐樾小区,保洁员任银祥正悠闲地开着扫地车作业。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该车路经之处,地面上的树叶、果皮纸屑等被一扫而空。车的前后方都设有喷水嘴,边扫边喷水,行人离车再近,也感觉不到扬尘。

“这种扫地车经过,地面像被‘洗’了一遍,确实比之前‘一把扫帚一台车满街跑’的清扫模式要先进得多。”小区居民李先生说。

只见扫地车前方有两个黑色圆形刷子,通过不断旋转,把垃圾集中到车底吸盘位置。吸盘位置带有滚刷,“滚”起集中起来的垃圾,辅助吸盘把垃圾送到车体垃圾箱内。

“有了扫地车,每天转个两三趟,小区就干净了。”任银祥说,自己驾驶的扫地车,一个跨度1.5米,主要清扫小区主干道,还有一个跨度1.2米的,用来清扫花园里的小道。

唐樾小区物业服务公司——万物云保洁供应链区域运营总监唐筱姝介绍,唐樾小区外围面积约3万平方米,之前清扫一遍,需要9个人工作4小时,现在只需2辆车、2个人,工作2小时。

扫地车来了,保洁员怎么办?唐筱姝说:“目前引进的机械清洁设备,并非完全人工智能,需要人去驾驶。所以会引导保洁员转岗,转型后工资大概会提高两到三成。”

而且,引入智能化后,小区对清洁的要求也更高。其余人员,会做一些目前机器替代不了的工作,比如墙面清洗、水沟清掏、管道擦拭等。

唐樾小区于去年11月份正式引入扫地车,每台车价格在5万至8万之间。

“我们经过财务测算,5年内,唐樾小区可节省20%-30%的人力成本。” 唐筱姝说,未来会把机器扫地车普及至更多小区。

无人清漂船 正午跑得欢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黄磊 实习生 陈思彤

7月22日中午12点,热浪蒸腾,实时气温高达36度。

来到沙湖公园,只见水体清澈透亮,8艘无人清漂船和无人割草船在沙湖与楚河中来回游弋,24小时运行,自动清理水面漂浮物、修剪水草,并对水质进行监测。

武昌市政集团联手无人船运营商小虎鲸(武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利用无人船、智能码头等智能硬件,逐步实现了沙湖、楚河、水果湖运维的无人化和智能化。

“每艘无人船,大概可以覆盖10万平米的水域面积,两种船只协同运作。”小虎鲸(武汉)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健称,无人船充电一次可运行6至8小时,一般的无人清漂船可替代2名工人,大的无人割草船可替代4个工人。

他介绍,原来沙湖、楚河约有80个工人负责清漂、割草等工作,2020年11月无人船逐步投入运营后,工人数量已降至60余人。日常负责运维的人工清漂船也减少至15艘左右。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沿沙湖、楚河环游看到,沿线共有4个无人船码头,可提供充电、卸草等服务。码头上还装有电子显示屏,实时显示无人船运行路线、水质状况等。

正午,无人船仍在不断作业。码头边,清漂工人陈志刚则在树荫下一边休息一边吃午饭。“无人船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工作强度。”陈志刚说,清漂工人多为五六十岁的老人,在湖面上清漂,要顶着烈日的暴晒,水面实际温度要比岸上至少高5摄氏度,发生过工人在高温下轻度中暑的情况。

罗健介绍,目前无人清漂船和无人割草船运行正常率达99.4%,效率高且安全,不受高温、风雨等天气影响,已应用于武汉紫阳湖公园、常青公园等多个公园的水体运维项目中。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倪娜 摄)

【纠错】编辑:徐璇

2022-07-28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