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日报 »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湖北日报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图为健民集团叶开泰中医药文化园。(受访者供图)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马应龙药业的软膏生产车间内,多功能仿生机械手包揽了灌装、封装等一系列生产工序。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朱熙勇 摄)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红桃K集团互联网业务板块,旗下电商云工场拥有在孵企业4000家。(红桃K集团供图)

江城“老字号”新赛道 再起跑

◀2020年,红T时尚创意街区上演“红T设计师之夜”。 (受访者供图)

编者按

武汉,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从清末“汉阳造”,到“一五”时期武字头崛起、1980年代轻工业“五朵金花”绽放,再到新世纪的工业倍增,武汉凭借一次又次工业起跳,在中国经济版图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进入新时代,工业互联网赋能新制造,科技创新定义工业新走向。

2021年,武汉适时出台《做响“武汉制造”品牌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到2023年,培育一批专业化、有竞争力的“武汉制造”知名企业,实现名企、名品、名家融合互促、良性发展,构筑“武汉制造”新优势。

今年3月23日,首批30家“武汉名品”认定结果发布:马应龙、健民、大桥鸡精等武汉“老字号”赫然在列。

借力电商、跨界新品、深耕“智造、延伸链条……传统“老字号”,在新赛道上重焕生机。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兵分多路,探寻“老字号”的新密码。

马应龙

“网红”眼霜年销售100万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严运涛 通讯员 张宾 尹丽莎

一家百年老厂,应该是传统老工艺、满满的年代感吧?NO,在马应龙车间里,流行的是一连串科技热词:“5G+工业互联网”“数字孪生技术”……

创始于明朝万历年间的马应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老字号”,上世纪90年代,凭借痔疮膏红遍大江南北,如今,在小红书上“种草”最多的产品,却是眼霜!

探访马应龙,传统与现代碰撞,历史与时尚交织。百年老字号,龙马更精神。

“数字孪生”技术克隆“老字号”

4月11日,马应龙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软膏生产车间,机器人的灌包流水线流畅传输,每分钟可生产180支软膏。

“这一生产速度,与杨森等欧美著名药企,处于同一水平。”马应龙公司总经理助理白玉言语自豪。

10余米长的生产线上,蜘蛛手形状的仿生机械手灵活精准地放入注入器;自动测量设备完成产品在线检测,误差控制在0.01克;自动捆扎机将软膏打包成盒;AGV智能小车自己“坐电梯”,把产品送到5楼的仓库……

“所有生产流程几乎全部由自动化设备‘包干’。”车间2区副主任汪莎说:背后的技术支撑是“数字孪生”。

所谓数字孪生技术,就是在数字模型中,一比一实时还原实际生产线,操作人员在电脑端即可全方位了解整条产线实况。以往产线上出现报错等问题,需要人员现场观察、操作,然后手动录入系统,而数字孪生系统在后台就可以完成这些操作。

“布设在生产区的1038个数据采集点,打造了虚拟工厂。”马应龙公司信息中心总经理助理曹颖说,因为5G专网只有毫秒级延迟,工艺、能源、温湿度、水等数据均可实时传输。

马应龙公司生产中心总经理助理覃正斌介绍,马应龙膏栓车间通过智能化升级后,核心产线实现100%数字化管理,产能提升60%以上,生产效率提升30%以上,产品交付周期平均缩短一半以上。“仅这一栋7层楼的厂房,一年产值就超过16亿元。”

跨界不出界,培育“网红”眼霜

3月22日,马应龙发布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马应龙旗下销量增长最多的是眼科产品:马应龙八宝眼膏销售量104.65万支,同比提高54.74%。

做痔疮膏的企业,生产眼霜、口红?这种在外界看来有些尴尬的“跨界”,在马应龙人看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马应龙最初是做痔疮膏的吗?不是。白玉说,其实创办之初是生产眼药。

20世纪80年代,作为眼药的“马应龙八宝眼膏”,被缺医少药的农民用来治疗痔疮,还真有效果。“眼药还能这样用”,马应龙研发出痔疮膏。

2006年,不少女性网民发帖,“意外发现痔疮膏有祛除黑眼圈和眼袋的功效!”,马应龙开发出八宝眼霜。

白玉介绍,马应龙早已围绕传承创新,精准把握用户需求和趋势,“跨界不出界”深入到大健康领域。

马应龙成立大健康有限公司,产品包括功能性化妆品等,并进驻淘宝、天猫、京东、抖音等平台。“在直播带货中,八宝眼袋型眼霜几万瓶‘秒空’,口碑和品质都很不错。”

到2021年,马应龙已打造5家专科医院,联合建设了58家肛肠诊疗中心。2021年5月,武汉马应龙肛肠医院成功获批互联网医院资质,成为湖北省内首家获得该项资质的民营医院。

武汉健民

“补钙壮骨”加速度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朱惠 通讯员 唐劲秋 陈扬

一只栩栩如生的孙悟空,承载了许多70后、80后对龙牡壮骨颗粒的记忆。

如今,健民集团的这只“孙悟空”上市已37年,累计销量高达300亿袋。

健民集团,始创于1637年,原名“叶开泰”,“中国四大药号”之一。1953年,叶开泰号制药部分改造为“武汉市健民制药厂”,2004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2021年,集团营收近33亿元,同比增长33%,净利润超3亿元,同比增长约120%,创5年来新高。

让“智造”跑出加速度

3月29日上午8时许,46岁的制药技术人员曹治国,换好工作服,走进固体制剂车间,开始一天的工作。

“之前靠人力,现在靠管道,更清洁、无污染。”曹治国是土生土长的汉阳人,20岁从技校毕业后分配到健民,一工作就是26年,他的奶奶、母亲都是健民的制药技术人员,“这个车间主要生产龙牡壮骨颗粒,经过智慧化升级改造后,日产能达1000件。”

现场,从中药材原辅料投料、粉碎,到包装成一袋袋龙牡壮骨颗粒,全过程密闭式生产,实现内包到外包,再到密集库的一体化生产过程。

“产品质量数据可追溯。”在600平方米的密集库里,纸箱输送机、码垛机器人、子母穿梭车,正在繁忙地将药品自动码垛、入库、出库。“让‘智造’跑出加速度,成为集团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力。”健民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2018年,该集团投资6000余万元,在武汉总部启动中药生产技术及装备升级改造,2019年4月完工。

2020年7月,在随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总投资1.8亿元建设的叶开泰国药智能制造基地(一期)投入试生产,年处理中药材、年提取中药材能力,未来均可达万吨。

光复百年非遗品牌“叶开泰”

一边向未来奔跑,一边从过去传承。

4月6日清晨,沿着徽派文化回廊,行走在健民集团叶开泰中医药文化园,国医堂、叶开泰中医药文化博物馆、秘药局、叶开泰中医发展研究院、中医养生酒店,在前店一字排开,步入后厂,除了智能化生产车间、儿童药物研究院、质量检验中心,还有国家非遗技艺传承基地、百草园、珍品阁等。

“我坐久了,肩颈就会疼。”“我给您贴一副远红外磁疗贴。”在国医堂二楼,诊室门前有不少居民在排队候诊。一楼,留存明清建筑风格的叶开泰中医药生活坊,10余口铜制药锅正在熬制中药。

“园区占地面积4.7万平方米,2018年6月正式开园。”健民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恢复传统药号“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是为了光复百年非遗品牌“叶开泰”、传承弘扬中医药文化,为市民提供便利的中医药一体化综合性服务,“让中医药回归为生活方式”。

2021年5月,国务院正式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健民集团申报的“叶开泰传统中药制剂方法”成功入选。“我们希望,中医药的品牌价值,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缩水。”健民集团相关负责人说。

红桃K

保健品大王“触电”新生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源 通讯员 丁慧芬

4月11日,黄冈市民王先生通过京东APP下单,为父母购买8盒红桃K生血剂。

在他看来,红桃K是老品牌、知名品牌,“生血剂产品有20多万条评论,好评度99%,说明产品值得信赖”。

“老字号”引进“洋药方”

补血,就服红桃K;红桃K,补血快;红桃K,只有逗号,没有句号……上世纪90年代,这些广告语耳熟能详。

1994年,武汉红桃K集团研发的生血剂产品投放本地市场,当年即实现销售额1000余万元。

1996年股份制改造后,红桃K逐渐从地域性企业成长为全国性企业。1997年至1999年,红桃K销售额连续3年突破10亿元,稳坐国内保健品行业头把交椅。

上世纪末,高速发展中的红桃K与国际知名战略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合作,由后者参照联合利华、宝洁等知名跨国企业的经营管理模式,对红桃K进行全面改革。

“市场与后台脱节、需求与供给脱节,最终导致改革失败。”4月9日,红桃K集团执行总裁解砾直言:“洋药方”没有给红桃K带来预想中的改变和提升,集团反而分崩离析,陷入发展低谷。

尽管辉煌不再,但红桃K坚持研发血健康产品的路线一直没有改变,这为此后重振旗鼓埋下伏笔。

2009年,红桃K自有电商平台“健康一家”上线,将血健康产品销售渠道从线下拓展到线上,但平台在此后4年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内衣大王”引领“触电”转型

转折点出现在2011年。当年6月,解砾研究生毕业,受红桃K掌门人谢圣明邀请加入红桃K,并出任集团副总裁。

如此重用这位刚走出校园的小伙子,谢圣明看中的是解砾在校创业期间,在电商领域显露的才华。

2009年暑假,解砾与同学合作创立纯派生活公司,专注线上内衣销售。短短4个多月,销售额超过500万元。此后两年间,这一数字飙升至近4000万元,解砾也被誉为“内衣大王”。

多次接洽后,谢圣明斥资1400万元买下了纯派生活,解砾成为红桃K线上业务负责人。

与此前固守自有平台不同,解砾加盟红桃K后,选择借力天猫、京东等成熟电商平台,向全网铺货。

解砾认为,要在电商平台获得成功,红桃K必须重新定位:既要专于生血剂这样的王牌产品,也要响应市场需求推出适合不同人群的不同产品。

此后,红桃K致力扩充产品门类——从单一的补血保健品,拓展为包括补铁、补锌、补钙在内的大健康系列产品。

谢圣明的选择是正确的。2012年至2014年,红桃K线上销售交出3000万元、8000万元、过亿元的亮眼成绩单。

昔日的保健品大王,重回大众视野。解砾坦言,相比20多年前的“高光时刻”,红桃K还差得很远,“但对红桃K这样的江城老字号来说,经历辉煌和风浪后,如今还健康地活着,这足以让关心和支持它的人们感到欣慰。”

汉派服饰玩转时尚秀场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倩倩 通讯员 朱素芳 潘宇翔

零下10摄氏度环境下,助人吸入空气温度提高20摄氏度,面部皮肤温度提高摄氏6度——2022年冬奥会上,由华中科技大学陶光明团队研发、武汉爱帝集团有限公司参与加工制造的护脸面罩,被国家越野滑雪队采用。

一家生产内衣起家的服装制造企业,何以站在了智能制造的风口?这种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和快速反应力,爱帝并非一蹴而就。该品牌创立近30年的进化史,与汉派服饰的迭代焕新交相辉映。

上世纪90年代,一批依靠汉口大夹街、汉正街等做服装批发的个体户们纷纷成立“前店后厂”的汉派服装企业。一时间,以“太和”“雅琪”“佐尔美”等为代表的汉派服饰品牌在武汉声名鹊起。

“汉派服饰风生水起的时候,我们刚起步。”爱帝总经理胡萍介绍,传统汉派服饰定位为25岁至45岁的职业女装,而贴身的针织内衣市场竞争较小,专攻内衣的爱帝另辟蹊径,把握中国加入WTO机遇,积极发展外向型经济。

与世界一流服装商交流碰撞,推动爱帝“换脑超车”。进入21世纪,多元化消费需求升级,中国“世界工厂”劳动力优势减弱,爱帝及时打造“红T时尚创意街区”和“服装智能制造工厂”,从产品设计开发到工艺技术开发,全面实现数字化。

自动铺步、激光剪裁、智能运输机器人、自动数码印花、自动缝边机……在位于黄陂的爱帝时尚创意产业园,凭借全流程的智能制造,一件衣服从设计到3D样衣出品的周期,从一周缩减到几个小时,每年研发的新品,从500款增加到5000款。

无论是服装设计,还是品牌营销,都视创意设计为灵魂。2017年,武汉市启动“重振汉派服装行动”计划,江汉区积极响应,全力引导服装企业向时尚产业转型。爱帝顺势而为,创立集合孵化器、时尚秀场、产业办公、时尚人才公寓等多种业态与服务的红T时尚街区。

如今,凭借爱帝的时尚产业资源,园区已入驻120余家时尚文创设计相关企业,举办武汉时装周、武汉大学生时尚设计大赛、“红T设计师之夜”等300余场时尚文创活动。

2019年,首届武汉青年时尚设计大赛决赛,湖北美术学院的丁周杰凭借作品《“犀甲兕铠”系列手工皮具》斩获金奖。如今,丁周杰已成立自己的公司和工作室,生产的皮具在线上持续热销。

“创立园区的初衷,是为爱帝打开一个端口,链接与设计相关的产业,让企业活得更好。”爱帝集团副总经理冯莉表示,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跨界”,让爱帝坚定了保护、培育创新人才的企业文化,坚定推动服装、平面设计、装饰装修等多维度的创意产业互融。

【纠错】编辑:刘建维

2022-04-14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