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湖北日报 » 一片小构叶

一片小构叶

湖北日报

□ 周凌云

万来的属相是猪。他也喜欢猪。这是骨子里的东西。看到家里喂的猪就觉得亲。一放学就和哥哥到山坡上去找构叶,弄些草草叶叶回来,拌点糠,猪最爱吃。村里人都把养猪叫喂猪。喂猪没有门槛,搬些石头围个圈,搭个棚子就可以了,但是猪总是喂不大,200斤算是大猪了。每户一般也只喂一头。也有喂“接槽猪”的,能接上趟,不断线。能喂上三头猪的,是家里人口众、粮食也多的人户。这是万来小时候的记忆。

万来读初中时,就想和哥哥搭个大棚喂10头、20头猪,想吃肉就吃肉,吃肥的有肥的,吃瘦的有瘦的,可以天天吃,还羡慕别人家挂在火垅上的猪板油,熏得黄黄亮亮的,削一小块儿,炒“油炸饭”吃,真香,真油。母亲反对他们这个想法,猪是张口的货,人吃的粮食尚且不足,怎能喂这么多猪呢?现在好好读书,长大了喂猪不迟。愿望破灭了,万来心中的大棚子没有搭起来。心里蛮想多喂些猪,改变全家人的生活。这桩事儿,一直挂在心头。一辈子的盼头就是喂猪。

时代变了,村子的面貌也变了,山绿水秀,构叶青青,坡坡岭岭上都是苞谷,还愁什么粮食呢?家家户户都喂起猪来,想喂多少就喂多少,有的还办厂,喂几十头、甚至百头千头的。成年后的万来,跃跃欲试。想走“猪—沼—茶”的喂养模式,这是别人正走的路子。将猪粪转换为沼液,再用沼液种茶。他和哥哥合作真干起来了,一下就喂了几百头,规模大了,有些模样了。不料蓝耳病泛滥。如果都得了蓝耳病,损失多大啊。为避免猪子死掉,在饲料中添加大量的抗生素,以为用上地塞米松就能抵挡瘟病,恰恰相反,这些抗生素破坏了猪子的免疫力,天一变,就病倒了,一病又增加抗生素,恶性循环,蓝耳病一来,全死了。兄弟俩解剖了三十多头猪,内脏都溃烂了,臭气熏天。喂猪失败了。背了一身债务。从此,万来十年时间里不再喂猪,也不吃猪肉,不敢吃,不愿提及喂猪这码子事儿。一想起自己喂的那些猪,就想呕吐,如果这样去喂猪,宁愿不喂了。他内心一直在斗争和忏悔。

这十年间,万来外出打工,做厨师,承包工程,拼命赚钱。钱来得快,确实挣了些钱。但是心中还是有个什么东西在涌动,这一生还有一件大事好像没有完成。是的,喂猪,这让他纠结了十多年,一直在胸中冲撞。还是没放下啊。他想把赚来的钱,又一古脑儿用到喂猪事业上。女人想在县城买个门面租出去,赚点稳当钱,他也不许。万来真是喂猪的命。他脑子琢磨着,还像十年前那样喂猪肯定不行,得换脑筋,要喂好猪。

听说有人喂跑跑猪,他也想试试。武汉一个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有一个专家专门研究喂猪的,用的生物技术,能喂健康的好猪。他胡子没剃,衣衫也没整一整,便直奔武汉。听专家说,是采用构叶发酵技术来喂猪,他更是来劲了,山上的构叶多着呢,要多少有多少,满山都是,但专家说,山上的构叶绒毛多,不适宜喂猪,要用生物技术重新培育,让构叶涅槃新生。这样的构叶可以改变猪子的体型、内脏的性状,提高肉的品质。他说:干!就喂这种猪!

万来叫构叶喂的猪为:构叶猪。但是培育这种构叶,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万来软磨硬缠,毫不犹豫买了专家的专利,花了150万元。万来在武汉让爱人在农商行打款时,银行不让打,以为是诈骗,万来只好打开手机视频,与专家、朋友一起和银行职员证实后,才让打这笔款子。万来铁了心要买生物技术。

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在秭归的一座山上看了新培育的构叶树,已齐腰身了,构叶新鲜黄嫩,叶片比野生构叶大得多,丰厚得多。万来介绍说,中国林科院先在大自然中选绒毛少的构叶,然后用多毛的和少毛的杂交,培育保留遗传基因,再带到神舟五号、六号上做太空培育,得到的母本名字就是:中科1号。从专家那里获得母本后,万来建立自己的实验室,把基础数据交给专家及时研究。这些树叶已不是普通的树叶了,有深厚的内涵,蛋白质含量比野生构叶高出许多,是碱性物质,是药、食共存的营养叶子,发酵后,大分子蛋白质转变为小分子“肽”,起到的作用大着呢,增强肠胃吸收能力,提高免疫力。

栽培构叶树,也历尽了波折。干每一桩事,一个人能力再强,也干不起来,必须发动群众。他在村里动员一些农户,在“挂壁田”上种了九十亩,打算作为样板推广,但沮丧得很,失败了。幼树长到50厘米时,草把幼树盖住了,农民一打除草剂,构树怕农药,死了。怨言来了。都将指头对着他点点戳戳。栽构树让田又荒废了一年。万来不怪老百姓,只怪自己培训不到位。他给每户栽树的人家,订了一份《中国三农报》,又买了“一套碗”,挨家挨户送上门,意味着这是一套金饭碗,都会吃上这碗饭的。第二年,又鼓动乡亲们栽了160亩,结果一场大冰冻,将满山的构树毁于一旦。万来感到有一个锤子沉重地砸在头上。

“万来是个骗子,是个卖苗子的家伙!”

“这不像产业!我们这儿不适合这个东西!”

万来又买了礼品上门慰问,好说歹说,都不让进门,在村里转悠一天,寻不到一杯水喝。万来是头犟驴子,认定的路不回头,喂猪的梦想不能断。还有一两家能配合,和万来一样,心没死,这是星星之火,万来下狠心要把星星之火点燃。又厚着脸皮挨家挨户送苗子、送肥料,磨嘴皮子,在农户家练“坐功”,只要不将他赶出门,他就滔滔不绝,说些家长里短,聊得开心了,小心地把话题才点到栽构叶树上来。万来嘴巴子顺溜,说话如吐枇杷籽儿,就是这些年苦练出来的。我听了一次他对“构猪肉”的介绍,硬是见他侃侃而谈,说了半天,别人水泼不进,话搭不上,这是后话。以前打工、承包工程赚来的钱,全拿来只做一件事,就是栽构叶树,喂构叶猪,老婆想在县城买个门面,出租赚点钱,万来也不许。眼下,钱也用光了,山穷水尽,自己也要断炊了,万来觉得末日来临。

只要不半途而废,盯准了方向,事情就会转机。万来还是转运了,构叶树终于栽成功了。在周边几个村也动起来,面积扩大千把亩了。曙光来临。他又建起了加工厂,收构叶加工成细粉,研制配方,与苞谷、豆类等加工发酵后,再制成生物合成饲料,建了养猪场,自己监管。自己办场,心里踏实、再不能走老路子,更不能昧良心做事,重建信誉,科学喂猪,保证品质,才是正道,让别人吃上放心肉,这是大事,让百姓身体康健更是天大的事啊。喂构叶猪符合人们的健康理念,国家也是鼓励的。万来下决心一定要把构叶猪做成功。奇怪,自从喂构叶猪以来,没有病死过一头,小小的构叶发挥了大作用啊。

一片小构叶,形成了大产业!

【纠错】编辑:王会

2022-04-15

搜索